夏天的栗子

消极的把自己变成个触吧!想去见老公们,想去在看一次世终的演唱会我想我想

夜月曼珠沙华

第5章

  “呐,走吧!”身着红衣少年,乌黑的发丝被红色的发带高高盘置脑后,手里拿着的短箫垂挂着长长的绸带,带子另一头系着另一个被叫作有冈的孩子手腕上。   

有冈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整风拖着拉着,不得不使劲的追着那到身影。就这么跟着,总算穿过大片的竹林,眼见竹林巨石后面露出了一座小山,山上杂草丛生,凸出来的地方连草都没有,只有一块块石头裸露出来,有冈见前面的少年这会停下来,这才仔细打量着这座小山,不禁有些埋怨和失望“这就是你说给我的生日礼物,这不啥也没有的破山?”

红衣少年吭都不吭声,拿起了笛子放到嘴边,悠扬笛声漂于山间每个角落,原本矗立在面前的大山就如一阵浓烟般飘散开了,入眼就是一片盛开正鲜红的曼珠沙华,这片鲜红妖艳的花前,一条细细的小溪横流着,绵延至前方。

红衣少年弯下腰脱去自己的鞋,赤这脚踏入这溪流里,并背对着有冈弯下腰“上来啊!”有冈盯着少年消瘦的肩,连忙弯着腰够自己的鞋,口里应着算了算了,少年不耐烦着,拉着带子,单脚站立的有冈一没站稳就扑到了他的背上,“抱好我!”有冈脸色一热,嘴上说的不愿意手却紧紧圈住少年修长的脖子,少年驼着背小心迈着,垂下鲜红的褂在水面上飘飘然,褂上银线的暗纹在阳光下刺着有冈眼睛生疼。还没回过神,便被摔到地上,有冈有些懊恼,刚想开口说话责备少年,少年却拉起他的手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拉着他往花丛中走,越往花丛深处有冈越害怕,大脑一直在阵痛,一幅幅残破不堪的图在脑海里划过,疼得有冈一把甩过少年的手,狠狠的把少年推到地上“你到底是谁,你说话啊!”

少年对着他慢慢起身,转过身来,熟悉的面容,熟悉的红褂,熟悉的笑容,山田盯着有冈笑着笑着泪就夺眶而出,胸口插的刀口处,血水弥漫开来,惊的有冈跌坐到地上,山田俯下身摸着有冈的脸“小团子,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都依你的!”有冈直摇头这怎么会是自己想要的,眼睁睁看着山田跌落在花丛中,有冈惊的站起来,看着黑发散开躺在猩红中的山田,闭着双眼脸上布满了刺眼的红,红褂散开胸口插着刻着自己家族的家纹尖刀,空中飘下来的红丝绸滑落刀柄上,正是山田头上的发带,有冈走过去拾起那遗物,紧紧贴至自己的脸颊……

再一睁眼,除了满目的泪,入眼的确实自己熟悉不过的房间,垂下来的纱帘,隐隐约约可见着一男的的身影。抹去不经留下的泪水,掀开被褥,裸露在外的脚还没下地,“大贵,上去你的伤还没好!”有冈并未理会,反倒赤这脚踏在冰凉的地上,“伊野尾慧,把我的东西都还来!”男子放下手里的书,玩笑似的看着对自己伸出手的有冈大贵,自己养出来的宠物没想到成长了不少,真是放养不得“所以我要是不还你怎么样?杀?了?我?”一时雷鸣大作,风嘶吼着撞击着门,慧看着窗外突然阴沉的天,如今时局恐怕要变啊!瞧得恼怒的有冈,慧只得走过去温柔的看着有冈“好了开玩笑的!天气不好了别着凉,好好休息大贵!”便伸手去摸有冈的头,有冈厌恶的伸手拍去,连后退拿起床头的花瓶毫不留情的向慧砸去,果不其然花瓶四分五裂对面那人毫发无损,但脸色却阴沉了下去。

“报!玉佩碎了!”惊恐的小兵跑进房间还没下跪请安就突然身首分离,带惊恐的双眼的头滚到了桌角,正好正对着同样惊慌失措的有冈。“来人!”公公战战兢兢的低着头进来“老爷有何吩咐啊?”伊野尾慧毫不留情一脚踢过去“这就是你调教的人?”公公连起身立马跪在地上谢罪,根本不管地上那堆花瓶碎片“小的这就好好管教,再不敢疏忽”
“叫人清干净,还有备马我要出去。”瞧着被吓着正着的有冈却也不忘加上一句“给有冈少爷,换个房间好生看护。”
“是,是,是。”抖抖嗦嗦的起身一瘸一拐的就往门口去了,伊野尾慧拿起柜子上的佩剑,走到床前拿起披风,看着黯然的有冈,用几乎小道听不到的声音附在有冈的耳边道“你说山田要知道你早是我的人,那该多有意思?”
轰隆的声响,园外的活了100多年的老树尽然被硬生生的劈成两半,路过的公公看着躺着在地上的树枝冒着焦烟,更加不敢怠慢,带着刺痛的膝盖连忙离开园子唤来奴婢……
     
圭人放下手里的笔,烛光下能瞧得纸上全是山田凉介四个大字,顿时昏暗的房内桌上的匣子突然金光四射,裂开了,一朵鲜红得曼珠沙华缓缓盛开淡淡的金黄粉环绕。圭人双膝着地,眼眶通红,就这么跪着爬向那朵在黑暗中绽放的花,哪怕我众叛亲离粉身碎骨我也会跟随你山田凉介!

“裕翔,你看这天都要劈裂了,人家好生害怕啊!”~床~榻上,浓妆艳抹的女人死死挂~在裕翔身上,裕翔笑着~挑~开身上女人残留的最后一件衣服,手指游走在女人细~腻的肌~肤上,女人笑着迎~合着,呻~吟~声细细伴随着风声,敲~打~着中岛的耳朵,女人伸出手轻~轻地把中岛的外套脱~下,刚准备脱~去里衣,中岛不耐烦的挥手拍掉女人的手,一脚把女人踢到床~下,居高临下看着花容失色的女人甩手扔下女人的外衣“快滚快滚,还没个奴婢好看,真不知道送上来干嘛。”女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刚刚还甜言蜜语的中岛居然说变就变。

“太子,嫣然可以进来吗?”中岛连忙的跑到门口,就这么打开门,门口黑衣女单膝跪地“太子,伊野尾慧在外求见!”中岛一听兴奋的进屋四处翻箱倒柜,总算找到了一个小盒子,转身抽过挂着的外褂就往门口走。

屋内的女人连忙披上外衣,一脸羞涩的跪在地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好生怜惜“太子,女子……”“好了,回去等赏!”中岛一脸不耐烦的打断,瞧着这女人甚是心烦,不是为了这些虚情假意的贵族自己哪有心思瞧这种货色,女人向中岛鞠了一躬,裹紧衣服小心翼翼离开了。嫣然为中岛摁上最后一颗扣子,接过盒子就跟随着兴奋之极的中岛向大堂走去。

看着慧悠闲着喝着自己府上新入的龙井,一边摆弄着进贡上来盆景,无奈“我说你这个家伙,在搞这花可是要西去了!”中岛接过嫣然递上的小盒子,甩手扔给慧,慧瞧着这精美小巧的檀木盒,笑着撕开黄色的封印,打开就见着盒底躺着红色绸带,隐约还有些发乌的血迹,这……,中岛走了过来重重把手搭在会的肩膀上,饶是有趣的对着慧的耳尖道“这天我等了好久,你带本太子玩玩?慧老爷!”

为heysayjump疯狂打call!为吃辣椒被打的山田大佬疯狂打call!👯👯👯(笑死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