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栗子

消极的把自己变成个触吧!想去见老公们,想去在看一次世终的演唱会我想我想

月夜曼珠沙华

第6章

在众多衣服中,山田还是毫不犹豫选择了红色,青扶着穿好衣服的山田坐在椅子上,拿起梳子打理着山田的头发。山田打量着桌上原先放着的瓶瓶罐罐胭脂水粉,望见现在镜子里苍白无血色的脸,想到之前自己从小就喜欢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后盘起头发在搭上一身红衣,就这么出门,于是就总有人说山田是女孩纸围着团团转,而且不懂世事的有冈还扬言要娶自己。原以为这样就可以结交好多朋友!

结果,好景不长,那群朋友发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后,全都合上了门,生怕再发生联系,还贴上黄色的咒符,自以为能挡住灾难,可笑的是没挡着自己的人到是挡住了自己的心,除了有冈那个笨蛋依旧每天拉着自己的手,只不过称呼从结婚对象娘子变成了小凉!

“青,不用盘了,就放着吧。”起身抚平了衣服的皱着,瞧着窗户外恶劣的天,真是好笑!一个咒破就破了搞得人竟皆知这下咒人真是狠我山田狠到骨子里了!一把拉下了窗门,转身看到跪在地上收拾着落发的青,说到“青,过不久圭人肯定回来,你看着点。”“遵命。”便连忙起身收拾着碗筷合上了门,还没走多远就见着圭人从庭子里匆匆赶来,圭人咧开嘴笑着跟青招手,青瞧见连道“大人在屋里等着冈本大人在。”圭人连加快脚步,随手拿起青手里托盘中剩下的一块苹果一溜烟的进了房内。

“凉,我来了!”装模做样的单脚跪立在门口,山田看着一直嚣张得调戏自己许久的假医生,一脸不想搭理的样,圭人直的卖可怜委屈巴巴道“凉,我腿酸了~”山田一脸挑衅看着表情可怜的家伙心情却好了很多,“跪就好好的跪!”便慢慢地坐了下来,拿起糕点慢悠悠吃了起来。“凉!”山田再也憋不住了只得说“好了起来了!”圭人一听起身就凑到山田面前“我之前那样都是配合你,是你自己说要我把握分寸,可怜得我只能精神分裂,扮演高冷男的角色,不容易啊我。”又假装擦泪嘴角却早已笑弯了,山田笑眯眯的拿过圭人脸上的手,看着他擦红的双眼,轻轻得抚摸着那眼睛“乖,跪着等我回来,再给我装就跪一天!”甩下欲哭无泪的圭人,就出了门。

“山田大人!”青还没合上门就见着上前的山田连低头,山田摆了摆手表示免礼,推开门,就见的一大水池,乳白色的水中央躺着的是失踪不久的知念郁李,浑身赤裸的淹没在水池里,除了那张俊俏的小脸浮出水面,山田示意青合上门,自己坐在水池边上。

看着消瘦的脸蛋,山田一脸的心疼自责着“郁李,对不起害你受苦了!”为了自己的计划,不惜要郁李扮演自己的恋人,导致郁李背井离乡跟随自己受苦,其实自己心里也明白,郁李一直喜欢的自己,尽管是演戏,尽管最后还是一无所获,仍旧是站在自己身边,当然圭人也是,真是一群傻哥们,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啊。

良久,山田拿起腰间的小刀划过手腕,一滴滴鲜血在乳白的水中幻化出一朵红色的曼珠沙华,接着又消失在水中,山田收起刀刃看着脸色逐渐红润的郁李小声道“郁李,谢谢你!”

中岛翘着二郎腿,伊野尾慧也翘着二郎腿,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对视力很久,终于还是中岛忍不住了“我说,是你当初说本太子帮你保管了这个盒子,之后就会有好玩的事发生的,结果你居然不带我,那发不发生对我有啥意义?”伊野尾慧也不说话,打开了盒子拿出那红绸带,凑着中岛眼皮底下摆了摆“知道这是什么嘛?”中岛打量着血迹斑斑的绸带,虽然是上品,但仍旧没什么稀奇,这布料皇宫里一大把还不重样。

伊野尾慧拿起绸带一边,一枚用红线金线交叉绣出的曼珠沙华若隐若现“瞧这个,这其实是一位男子的发带,但是他呀是妖精,这一次大雨就是跟他有关,所以啊此人绝非善类,但是呢我这有个好消息,听说这位男子的血相当于良药,可以治疗百病,而且如果用此人的血浸泡说不定可以延长寿命!”中岛一听,饶有兴趣的一把抓过那红绸带,这下自己得到父王的恩宠更容易了,恐怕这皇位也是轻而易举之事了!伊野尾慧见到中岛这暗暗自喜的样子又接着说“太子要是有兴趣,我自有一位朋友可以协助你,我想他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中岛一听更加欣喜“好好好,等他一来直接召见太子府上便好!”“遵命!那我先回去了!”中岛连忙起身,抓着红绸带送离伊野尾慧直到大门口,伊野尾慧朝中岛鞠了一躬便踏上了马车。

雨一直在下,车弯弯扭扭在凹凸不平的路上行驶,“少爷雨太大难免磕磕碰碰,小心点啊”伊野尾慧眯着眼应和着外面的车夫柊伯,便靠着车内柔软垫子半眯着眼,眼下都计划好了,山田你可不要在躲着不出来呀!

侍女再一次,拿着新的沏好茶的茶具往屋内走,把茶具摆好在桌上后,再一次无奈的清理屋内的惨剧,破碎的花瓶茶杯,四分五裂的书,总之乱七八糟,有冈被两个大汉死死的按住在椅子上,衣服早已经皱的不成样,衣袖被茶水打的透湿,散乱的头发把脸都遮没了,双手不停的挣扎嘶喊道“放开我放开我,我要走放开!”有冈这狼狈的模样站在一边的薮实在是不忍心看,想帮忙但一想被关在地下室的光,以及伊野尾慧不可违背的警告,只得无奈放下紧握的拳头,狼狈不堪站在一旁假装看不到听不着,紧握的指甲划破手心,厌恶这样不平的世道,厌恶丢弃初心的自己,厌恶荒废了师傅教导的自己,可恨的留下了这一身一身害人害己的武术!

“老爷,您总算回了,少爷他一直不停的在房间里吵!”伊野尾慧一进来就看着跪在地上的管家,抬头看着这天越来越糟糕的样子,看样高木应该一时半会到不来,远远就听见有冈的嘶吼声,歪着头寻思一会,便蹲下来伸手扶起瘫跪地上的老管家笑到“别跪了,天凉,有冈少爷就让他走,你们都别在掺和,懂!”抬手脱下自己的外套,一旁的侍女连忙接着,管家战战兢兢的看着许久没有笑容的少爷许是惊讶地连点头,“对了,待会高木来了要他来下书房!”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打着伞前去了书房!

刚进书房的门,送茶的侍女早已才急冲冲赶来,伊野尾慧接过茶盘,打探着“有冈走了吗?”侍女垂着头小声到“刚刚仆从走完,少爷就逃了”伊野尾慧满意的点了点头拾起一块糕点就往嘴里塞,待咽下去才吩咐道“下去,不准任何人前来书房!”“遵命,老爷!”

有冈淋着大雨,眼看离府越来越远了,心脏也欣喜地狂跳不止,可跑着跑着却一阵头昏目眩,紧接两眼一黑双脚软绵绵的跪了下去,还没接触到湿冷的地面却被一个温暖的拥抱所替代,这是熟悉的味道,是小凉吗?

懒癌看样子是晚期没救了……于是化疗(更文)中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