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栗子

消极的把自己变成个触吧!想去见老公们,想去在看一次世终的演唱会我想我想

海盗

背景:
   这是一个海上繁盛的时代,也是海盗与政府水火不容的世道。但随海盗实力逐渐强大,政府为了自己的权力不得不与海盗结盟,所谓保家卫国内部早已腐朽的海军,外表遵从管理实际早脱离了政府管辖,悄悄地捉拿海盗收获海盗的大部分财富。政府的无权,海军的腐朽,岸上的不安妥的生活,一群小偷也因生活所迫,而自发组织成专门偷取海盗和商船财物的“海盗团”。

第一章

          海盗在大家心目中都是不外乎都是,一个黑眼罩,一双长筒靴,带着一顶永远也不摘掉的皮帽子,配着剑,挂着酒瓶,掌握这生死大权!但今日我论的海盗并非如此,而是一堆小盗贼组成的组织,他们的活儿就是专门偷取海盗的财物为生!

      “山田爷,这天气恐怕是个下船的好机会!”驼背老头推醒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山田,山田不耐烦撑起脑袋,挪了挪头下的枕头,眯着眼打量着一脸笑的老人甚是无奈“米迦爷爷,你明知我有感应天气的能力,这点还没动可怕是今日天不适合出去找猎啊!”其实这个山田打小就可以感应天气,好比如果下雨山田的耳垂就会变红甚至还会发烫,晴天耳垂便会发青发冷,准的没法子。
      
        老人无奈看着暗光下微微发红的耳朵,不得已掏出后背的账本,摊开递给山田瞧看“山田爷,外面只是阴天,不会有啥大风大浪,最主要是我们已经1个多月颗粒无收了,天天吃青菜,恐怕又会有兄弟走了!”山田一听颗粒无收,全体没肉吃,这可不行,一股脑坐起,耷拉着脑袋瞧着老人手里摊开的账本,确实全是支出,守财奴山田皱了皱眉头,手不自觉摸着耳垂,好像也没那么烫。

        天不好,但正可以打掩护,反正也都不是没胆的人,总之现在不能让兄弟们饿着自己也不能没钱买肉吃,一把抢来账本连吩咐“米迦爷爷,快跟几兄弟说准备下明日就出海,不管刮风下雨。”话毕,也不理会老人便拿着床头的地图就在昏暗中比划着。

       老人见着满脸高兴的出了门,门外就见着了为数不多的几位兄弟,老人大喜“山田爷说就明日,明天咱们就按计划行事,到时得到东西平分,公平公正!”一位瘦小的矮子一时激动的大喊“tmd明天就是大富豪了,这一混就出息了!”老人连忙做出嘘的动作,惹得所有人连忙不敢说话转着圆鼓鼓眼睛,大家却又相识一笑,老人冲着大伙点点头大概意思也就是都散了,年轻点瞧见点点头便勾肩搭背地前往新开业的酒吧消遣去!老人并未走而是看着这简陋的木房子,细细检查着房子周边,发现都收拾的特别好也保护的不错,便兴致勃勃的前往了岛上唯一的私人当铺。

     翌日傍晚,一群人拥着山田笑着闹着上了山,翻过山来到另一边的,众人熟悉的找到了隐蔽的山洞,一踏进洞里入眼便是藏着一搜通体全黑的小船,山田等人动作迅速得登上了船,在山田的组织下漆黑的船只顺着风驶向漆黑的海面。

     天突然不安稳了,厚重的云层压住了本来就黑漆的天,风刮的呼呼作响,看样子是一场大暴雨。山田缩了缩脖子,又是个不得安生的夜,好在这掩护打的也甚好。老人笑嘻嘻的端上一杯茶递给山田,山田看也不看接过一口灌了下去,就丢还给了老人,继续手握着船舵,没多久雨点便稀稀拉拉的下来,打着山田身上,惹着山田感觉一阵麻麻的,耳朵热的要烧起来了般,视线不知为何逐渐模糊,于是山田船长可悲的昏倒在地不醒人事。

ps,这是一篇拖稿嗯久的人发出来的,之前的嗯……嗯……总之欢迎看山小凉大海n日游,一个不会游泳的小海盗,一个身世坎坷的小海盗,一个敢爱敢恨的小海盗,一个惜财爱肉的小海盗。(我才不会告诉你这是人物设定呢)纠结cp定谁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