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栗子

山田凉介 世终 华晨宇 爱娜娜

虫儿飞②

      房间渐渐一片漆黑,小窗外的天也有些暗了下去,中岛躺在床上,头顶上一盏黄灯散发出那微弱的光,黄黄的一小团像随时灭掉一样。那孩子的样子又一次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中岛甚是有些郁闷,不知道为何老想起那个瘦弱的孩子,心理涌起一丝莫名的烦躁,一把拽起毯子狠狠地摔到地上,翻身做起,甚是有些不解自己的行为,苦恼着的挠着头发,但确实他始终觉得哪哪都不太对。

      今早上,虽然那孩子确实在自己的拍门声后被急救走了,但是如果自己一直不问不顾可能就这么过去了。奇怪的是这里没一个人应该都有签过保证书,至少是完完整整的回去,所以为了防止意外,早上巡查还是有的吧!这不是应该可以避免意外的,可今早这事?不对啊?要不,我去查看查看!

     中岛翻起床垫,拿出底下的钱包,打开一张穿着红色浴衣的小孩,正对着神庙许愿,长长的头发都拖在地上,中岛轻轻抚摸那小小的背影,就从这照片鼓鼓的地方掏出来一个铁丝扭成的铁环,三下五除二便扭回铁丝,小跑到门前鼓捣了会就打开了门,却也并没有出去得中岛,而是反身拿起那个钱包装进口袋,这才小心翼翼出了门。
    
     已经不知道自己摸索到哪的中岛有些乏了,寻思找个地方歇会,瞧见前面一个办公室还亮着灯,偷偷的躲在门口,悄咪咪趴着小窗口想瞅瞅。嗯?沙发上一躺着浑身赤裸的孩子,只搭着一条薄毯子,湿答答的头发贴着脸颊,干裂的嘴唇一道血红的顺着流了下来,那孩子不是应该在医务室了吗?中岛打量着房间没人正想要不进去。

    “所以中岛少爷?你是都看到了吗?”中岛猛地回头,看着那人的脸不由紧紧靠着门,肥胖的女人罩着黑色的大衣,猩红的嘴唇贴着中指做出了嘘的样子,接着轻言细语道“要不我们来聊聊?”

       如中了魔一样,中岛随同女人进了一间封闭的房间,女人点着了桌子中央的蜡烛“我记得你椅子下有瓶酒你要不来点?”中岛摇摇头拒绝了女人,女人看着有些拘谨得中岛甚是有些想笑“你,胆子还是这么小!那你把酒给我。”中岛在椅子下摸着酒瓶,眼睛却一刻也不敢离开那个女人,摸到后拿起酒就丢在桌上,女人扶起酒瓶,笑着看着中岛道“你知道你是谁吗?”中岛有些疑惑反问道“我是谁?我中岛啊!”

       女人拔开酒塞,缓缓把酒倒进桌角的高脚杯,拿着杯子品着酒的香味,满意的晃着高脚杯,打量着看似胆怯得中岛道“你再想想!”“我……我不想了……我要走。”中岛推开椅子,只觉得突然来的一整个头晕目眩,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口袋的钱包也随带掉了出来摊开在地,女人看到钱包里的照片,甚是嘲讽的吐出来一句话“还留着怎么不烧掉啊?还是你忘了烧掉了?”女人起身端着酒杯,走到中岛面前慢慢的蹲了下来,女人俯下身在中岛旁边轻声耳语道“湖边好玩吗?”
 
      高脚杯滚到了地面,粉碎的玻璃伴着酒溅到了中岛的脸上,酒洒满了一地红,中岛只觉得房间徒然升起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中岛再次抬起头,看着胖女人旁边突然出现另一个人,而站着的正是着着红色的浴衣的那个孩子,只见那孩子歪着头笑着对自己道“中岛少爷,好久不见!”“山……田……!”

(ง ˙o˙)ว弧久见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