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栗子

放飞自我~

虫儿飞④

       “我……”中岛捂着脑袋,终归还是躲不过,心头最痛的的回忆被揭开了。这么些年过去了自己只要听到山田二字总会不经意留意,看到穿着红色的小男孩总会出神,自己至今也不愿意踏回神社,这些看来都不是什么习惯、偶然,只是自己不愿意去面对这些啊! 
       
         不知何时山田就这么站到了中岛面前,手轻轻托起中岛不愿抬起的头,山田小心的拂去中岛眼眶的泪,俯下身轻轻吻着中岛的眼角的泪痣“以前你说:这泪痣是因为你哭久了,于是老天就在你的眼角下,烙下了这一好哭佬的印记。长大了老天就收回去浇花。如今没想到你现在还是如此!”深色的眸正映入中岛的脸,看着那张泪流满面自己一直没办法面对的脸,中岛别过头不想在看,只默默哀声道“我……对……”“别说了!”山田松了手,理顺了和服的袖子,直勾勾的指着对面咧着嘴看戏的女人“你要是真对不住我就请你杀了她!”杀了她,中岛不可置信抬起头。

        对面那女人并非怕而是一副早已料到的模样,女人玩味的看着山田,挑起手指看着鲜红的指甲,掰着指甲壳不慌不忙道“中岛君,你要想清楚山田活着全靠我,我要是死了你们可就只有地下见了!”“你胡说!”“你不信你问问山田君!如何?”中岛紧紧拽着山田的手臂,山田狠狠扒开那只手厉声道“你怎么还这么怂!她说的话你也信,她杀了这么多人,我为了见你不得不替她做这么多坏事,现在你不让我摆脱还等什么时候!放心我活的下去的。”话还未说完便抽出袖子里的短刀毫不留情向女人冲了过去,女人连忙扯下指甲壳,手指涌出的血水凝固成盾算是拦下这一刀,恶狠狠盯着那张孩子气的脸笑道“你真的是我亲爱的白眼狼啊!”“彼此彼此,互不相欠我忍受力这么久。”说话间眼见短刀即将被侵蚀,山田立刻后退,一抹白色突显“我来。”

         中岛操起山田的长刀就冲向那女人,口里振振有词,红色的符文环绕这雪白的衬衣,挥舞着刀的少年,血色的光揉进这白色之中,那个爱哭鬼何时变得这么优秀了。“凉,配合我!”愣住的山田听着连忙拿出自己所剩的几柄小刀冲了上去,刃与血水交碰,刀发出血红的光,女人狼狈的喘着粗气,身上刀口遍布,眼看被逼着走投无路了,瞧着刚退却至墙角的山田,女人完全不留情面伸着带着凝固的血刃就扑向山田,却不知中岛早就料到,一只手死死的抓着了女人的手,紧接着趁女人注意力分散,便一把刀狠狠地穿过了腹部,cao这人怎么这么厉害。“就现在,凉!”小刀毫不留情的划开血红的水雾,女人被雾水糊着了眼,还没反应过来,小刀便深深的插入了女人的头喉咙以及心脏。

        中岛松开手,就开始布阵,金黄的文字浮现并且死死捆住女人肥胖的身躯,女人发狠的挣扎,手竟然逃脱了出来但可笑的是却怎样也无法在转印血爪了。中岛看着依然不知悔改的女人慢悠悠说道“你的筋脉骨髓都快融了安分点吧!”完毕女人无力垂下手,冷静下来的脸却慢慢裂开笑容,血水从口大量流出,满面的猩红,疼痛使女人的面部逐渐扭曲,看着冷笑的山田女人仿佛拼出最后一份力嘶吼着“好呀好呀!啊!”声音戛然而止,不一会血色弥漫开了,女人就这么消失在这个房间里,山田看着那滩血水,眼底流露出一丝恐慌,那日的我也是如此吧。

         中岛总算松了口气,跑过去拾起留在地上红黑色的符便笑眯眯的跑向他的凉,山田并未迎接却往后退“凉。”“我怕疼太疼了。”中岛停了下来心疼的看着那蜷缩一团的人轻声说道“我不会再像那样对你了,跟我回去。”“不你爷爷,还有其他人,他们会欺负我,最后我还是死了。”“我可以保护你。”

       山田不再理会只深深埋下头,身体周边慢慢的泛起点点绿光,越来越多快把那消瘦的人给围住了,中岛连忙跑过去伸手去扒开那绿光,怎料却怎么也无法赶走,只得再次念起咒语,依然无效,绿光反而越来越多,怎么办,我不能再失去他了不能了!慌张的打量四周,那柄小刀,凉之前用过的刀,拔起插入地面的小刀,刚准备插进去,突然想到些什么,中岛只得轻轻的挥开那绿光,里面可是凉啊。好像是知道这刀的主人是凉,绿光都没那么顽强了,渐渐散开了些,终于看见了,中岛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眼前的是那山田被吞噬了一半的脸“凉!”熟悉感使得山田微微的动了动,想张开嘴唇才发现声带没了,再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再也看不到那个怂小孩了,该死的自己还什么也没跟他说也没仔细瞧瞧他!

       中岛看着空洞的眼睛,凉看不见了,只得咬着牙继续拿着刀赶这这些恼人的光,脑子里却清晰的开始回忆这几年所看过的书学过的知识,救人的……方法,献祭?之前在密室禁书里看到的,对我可以物换物!命对命。不在驱赶绿光,拿起小刀对着自己的手腕就是一刀,血水溶于绿光之中,看着凉的脸再次淹没其中,中岛不敢再懈怠,念起咒语,流出来的血水慢慢汇聚成一个圈,圈中绘画出一块又一块的符文画,中岛脸色逐渐苍白,嘴里吐出来的符文却越来越快,念完最后一字,中岛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摔倒在地,想在看看凉却发觉眼睛沉沉的实在睁不开了,脑袋这次也是真的昏昏沉沉了,只剩下一张笑的无比灿烂的凉,凉,我好累啊!
      
      “听说这次中岛又得了第一!”白衣少年有冈对边上的看书的慧说道,但慧并未理会,反倒是旁边的念惊讶道“唉,他除妖的速度简直魔了。”“我听说他这么历害是因为他也是妖怪。”“真假的?!难怪穿成那样,出任务都不换。”“不知道反正只从他出现中岛家算是还没完。”“别说了!”慧收起了书,一本正经对着两个无可救药的除妖师开始了思想教育“人家那叫努力!一天除三个妖,你们呢……”

        樱花树下,身着红色和服的少年,静静靠着树干,看着远方的河流手轻轻的抚摸着土地“天上的星星不说话……裕翔君,生日快乐。”黑色得眸子慢慢涌出一丝血红色。那天待他醒来便是身处充满裕翔血水的阵中,虚弱的自己只得爬到远处的裕翔身边,可是无论自己怎么叫他怎么,而那人却再也没醒过来,可好这次居然换他活下来了,而且是作为一个中岛家的养子。“10年了,你还没回来,到底还要杀几个妖的血才能唤醒你我的人。”少年俯下身给土地留下一吻,便拾起刀离开了,拿刀的手无名指那铁丝围成的戒指闪着血红的光。

后记:
(也算是补充吧)
山田很喜欢中岛却也对当年的事恐慌不信任。之前是为了报仇活了下来,后来见到中岛过来除妖发现自己还是没办法对他下手,于是前面做那些事情渐渐只是为后面他遇到中岛被中岛救做铺垫,因为只有闹大才会吸引中岛然后协助他逃出去,山田就是希望中岛能活着出去,却没想到其实他挺厉害的不比当初了。

中岛,其实早就知道那少年很像凉,但因为不敢面对过去,就催眠自己凉死了,最后不得不面对,中岛爱他却又愧对于他。

女人收留山田是因为一眼就喜欢上这个孩子,她是一直藏在后山的妖,看过山田被人欺负,却仍然留在村子里留在中岛身边,最后下术救活他,只要山田不害怕自己最爱的人就不会消失,料到结局的女人早知道自己死后山田绝对也会死,因为他终究是怕的。

ps:禁术是物换物,所以山田吸收了中岛血统成了半人半妖。
最后山田偶然得到妖血可以复活人,但人却只能复活成妖,而且成功率很低代价很大。

全文完,终于填了虽然文笔依旧emmmm,但已经开始写下一篇的文案了,拜金木小天使,打算参考吃货了✧٩(ˊωˋ*)و。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