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栗子

消极的把自己变成个触吧!想去见老公们,想去在看一次世终的演唱会我想我想

夜月彼岸花
第二章   
    山田缓缓睁开眼睛,外面清楚传来两人轻松愉快的交谈,充满孩子气的声音是知念,还有一个很是陌生,是谁?披上床头的外褂,拖着脚下的鞋子,发丝长长垂到了地上,踱步到门口,耀眼的光照着眼睛都睁不开。门外,知念正抬手晾着衣服,一旁一位少年砍着木材,瘦弱的手臂却毫不含糊,耳朵的月牙耳坠提示了山田,这就是那个救回来的少年。
   
    “山田,你醒了?”稚嫩的声音配这一张童颜,不难有些好奇他的年纪,山田点点,知念笑着放下手里的衣服,朝有冈招招手,有冈便放下手里的木材,拿起水桶的清水冲干净了手,接起了晒衣服的活。

     知念拉扶着山田进了屋内,关上了房门,与山田一同坐下,拿起茶壶为其倒了杯茶“我今早才沏的茶,你最喜欢的茶。”看着山田小口小口品着,知念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山田放下了杯子看着消瘦了不少的知念惭愧道“我这次又昏过去了,我没有干什么吧?”双手抱着头,奈何却怎么也无法想起,哪怕一丝一毫都没法想起来。知念抬起头,又提山田倒了杯茶说道“你这次很长,整整一个月,就这么一直沉睡,没闹什么事,就是太久了我跟有冈都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山田抬起头盯着知念许久,半信半疑道“真的?”知念点点头,山田拢了拢即将滑下的衣服,慢慢绽开笑脸“辛好这次没有伤害到别人!只是睡过去了。”伸手想拍拍知念的肩膀,知念却紧张的往后缩,立马又笑着说“茶凉了我去重新沏一壶,随便给你弄点吃的。”端起茶壶冲忙的得逃开了,山田望着空荡荡的手,我还是伤害了他嘛?捂着脸无力的滑落摊坐在地上,把头深深埋进手腕里,蜷缩一团。

    有冈一进屋内 ,就看到圈坐在地的山田,红色外褂揉的不成样子,头发散落一地,就这么靠着矮凳子,像个毫无生机的娃娃,恍如之前见到的知念,也是坐在庭院,空洞洞的毫无生机只是个会动的会说话的娃娃。有冈小心的走了过去,手还没伸过去,就听到山田低沉的声音“不要碰我”,有冈愕然,怎也没想到他居然察觉了。

   山田并未搭理其,扶着桌沿慢慢站起, 伸出手拢起后面的发丝,走到窗边拿起木盒里的红绸缎,随意在发尾打了个结,转过身看着有冈,逆光下山田美的不像话未加任何装饰,红唇红衣近乎白的透明的肤色,快融入阳光中消失不见的人儿,看的有冈尽然就这么愣住了,良久有冈才啃啃巴巴的说,自己名叫有冈大贵,前些时某些原因被人追杀一不留神滚下山,伤的有点重就昏迷不醒,谢谢你们救我,说着还鞠了个深躬,山田点点头,带着有些嘶哑的声音道“帮我去看看知念他的样子我很担心,应该是在厨房拜托了,嗯…有冈!”有冈看着山田漆黑的眸子连说好转身就往厨房跑。

   山田打开身旁的屉子,拿出一个红口袋,里面有一只短小的笛子,走到门,把短笛放在口边,悠扬的笛声唤来了一条碧绿色的蛇,从地上游来,山田蹲了下来,用手接住前来的小蛇,蛇滑到了他的手掌,蛇尾缠住了手腕,亮出尖尖的牙齿一口咬住食指,两点暗黑色的血冒出,这是条毒蛇,但令人诡异的是,紧接着伤口处冒出来许些想鲜红的血液,把那股暗色的血液完全清出伤口,山田扶摸着蛇身,低声的吩咐道“小青,告诉他我要见他。”蛇摆动着身体,用头蹭了蹭山田的手腕,山田笑着蹲下摸着蛇头“走吧待会见”看着蛇消失在草丛里,才回屋。
  
   远远就前来的冈本就看到被竹林环绕的亭子下,依然身着红衣的山田,,饶有兴趣的打趣道这位小姐在这深山穿的如此妖艳不怕被某个公子强拐走吗?山田抬起头,邪魅的一笑,手里银光一闪,一把小刀就向冈本飞来,冈本连忙挥手,宽大的衣袖挡去了小刀,刀锋插入竹子,竹子口处一圈淡淡的黑色蔓延开来,山田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看着冈本“你要试试强拐吗?”冈本这会挺直脖子,连忙进了亭子,坐在山田一侧,一脸心痛的狗腿样“你就这么对待拼了老命赶来的我,这刀有毒,我挂了你不得哭死?”山田漫不经心的挑起在桌子上盘成一团的小青,放在手里把玩,冈本这算是无话可说,一脸沮丧道“”好吧!把手给我我跟你把把脉?”

    山田放下手里的小青,挽起宽大的袖子,冈本细细探着脉象,未几,眉头渐渐紧锁,打量着山田苍白无血色得脸,消瘦的脸颊,真不知道宽大衣服下的人儿又瘦了多少,山田看着冈本一脸严肃,心里也大概了解到情况不好,冈本看着凉介的直言“情况不好,你还是随我回去吧,一个妖就不要妄想在人间生活,这次又昏迷了一个月,你这是拿命在耗!”山田摇着头缩回了自己的手,咬着下唇,理了理衣袖伸出手“不了把这次的药给我,知念还在家等我。”
   
   冈本真生气了拉气起山田的手就打算强行带走,却被山田重重甩开,气急的冈本头一次吼山田“那个人你就这么喜欢,喜欢的可以丢弃自己的一切,你的家,你的亲人,甚至你的命,你知不知道你是个妖,一旦被发现会死的!这一次也昏迷怎么久,你还想这样熬着吗?”山田低着头依旧伸出手一言不发,冈本真没办法了,他知道山田撅起来谁也没办法,只得生气的把药甩在桌上转身就出了亭子,一回头看着独自在亭中的山田,低着头单薄的身体穿的这么薄就出来,真是不懂事,一阵心疼,毕竟是自己从小到大的竹马,只得投降,轻声道:“还是可以回去看看,大家很想你,你父亲也只是说的气话!母亲身体也在慢慢调养不担心。注意照护自己!”山田抬起头,惊喜的看着冈本,眼角湿湿的带着重重鼻音朝冈本鞠了一躬道了声,谢谢!冈本笑着挥了挥手消失在竹林中,山田拿起桌上的药,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对着冈本离开的地方说了句对不起。
  
     “终于回来啦,山田快吃吃知念下的面!”山田刚进屋就看到,有冈就拿着碗大呼小叫的,山田看着埋头吃面的知念,坐到其旁边对着面碗也学着有冈大声说道我会好好吃的,便冲着有冈眨眼睛,有冈忙迎合到好好吃哦,知念抬起头看着狼吞虎咽得两人,再也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夕阳西下,天幕被染的鲜红,竹林蒙上一片血红的幕布,“找到有冈了吗?”身着黑衣的男人坐在溪边,另一位黑衣男摇摇头,“看样子今天有一无所获”“明天去那个镇里看看”“好!”

ps,山田对知念做了啥应该会写篇番外!圭人出来了好激动,最近沉迷圭人,😍下乡爱豆好可爱好喜欢,表示all涼已经跑偏双球了,怎么破!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