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栗子

消极的把自己变成个触吧!想去见老公们,想去在看一次世终的演唱会我想我想

夜月彼岸花

第三章
    床帘垂落在地上,烛火隐隐约约的透露床上两人交()chan的身影,不时发出低沉的娇()chuan()声,慧抚摸着身()下累的喘着粗气的侍shi()男,慧脸上布满细细的汗珠,使得碎发紧紧粘着脸颊,低头tian()舐身xia人儿锁骨处,手滑落至早已膨大的欲望,还想要更多更多,明明只是一张娃娃脸,又傻的要命,却不知为何自己偏偏喜欢的是他。听着身()xia人儿的闷()哼声,却依旧难以满足自己的欲()望,慧离开了侍()nan,冷冷的盯着他许久,这张也是娃娃脸,但眼睛没他那么长,鼻子也没那么挺,看来这个不行啊!侍()nan见慧停止了动作,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的主子,生怕自己跟昨天那人一样砍了头去,慧不赖烦地摆了摆手识意他出去,侍()nan披起外衣就落荒而逃。
    
   夜已深月亮被厚重的云层层层盖住,一丝光也未有透出,慧披着衣服走下榻,坐在桌边,点起桌上的蜡烛,拿起茶壶,翻起三个茶杯,倒了三杯水,还未放下茶壶,两道黑影瞬间就落在对面的位置上。慧唇角微弯带着些许期待询问到“有冈下落有了嘛?”对面两人沉默不语,使得空气瞬间凝固,慧端起其中一杯茶,还未端送至嘴边,茶杯就被重重的摔落在地,粉碎,慧几乎红着眼吼着“一个人给你们一个月也没找到,我养你们干嘛,玩山游水?”黑衣人大气也不敢出死死低着头,慧起身盯着快淹没于昏暗灯光下两个人,俯下身在其耳边轻言细语道“说,薮你们还要多久?”其缓缓抬起头正对上慧慧眼睛,用着几乎颤抖不堪的声音回答道“七日,我们定能完成,不然任由您处置。”慧直起身抬了抬头算是恩准了,接着拿起桌上的小刀递给薮“把刚刚那个人杀了,滚吧”拂袖离开了房间,两人起身朝着慧离开的方向,鞠了个躬,再一次隐于黑暗中。

      翌日,清晨山田挽着发丝,坐在庭院外的矮凳上,放下长发,细细的用梳子理着,接着拿起剪刀毫不留情的剪下,再仔细用剪子来修剪一番,山田拿起镜子满意打量着新发型,摸着镜子里那张脸,嘛,又回到了自己曾经的模样,起身拿起镜子和梳子便进了屋,放下至柜子里,又出去拿起门边的扫帚。

    “山田你剪头发了!”有冈兴奋的放下手里的篮子,冲到山田面前,手摸着柔软却还有些刺手的头发,连忙拉着山田把他拖到矮凳前,把他摁在凳子上一边喊知念去拿剪刀,用手抓着山田头发连说“太差劲了剪的”接过知念递来的剪刀梳子,小心的修理着,生怕没打理好。山田呆呆坐到椅子上,不知为何心跳的好快,浑身热乎乎的,山田抚摸着双腿,盯着晴朗无云的天空,看样子今日阳光很足,我穿的有点多啊!一旁知念手足无措得山田,不知为什么有点难受,便转身进了厨房。

    两人再次来到那片熟悉的竹林,“光,你没事要歇息嘛?”被叫光的男子蹲着溪边,没搭理他只是俯下身闻了闻,便在石块上撒上一层白白的粉末,粉末瞬间被染的有点发红,光着急的喊着在竹林查看情况的薮,薮连忙跑过来,风吹起了两人长长的发丝,竹子摇摇晃晃枝叶互相敲打沙沙声音响彻整个山林。
   
     一大清早,有冈就被两人拉去一同去送药,挑着两框装的满满的药材,看着前面两手空空的二位,第一次涌出想把他们好好教训一顿的心里。集市上聚集许多买卖的人,知念兴奋的乱穿,甚至直接拿起铺上的冰糖葫芦就走,山田连忙一边塞给老爷爷一些铜板,一边道着歉,之后拉着有冈的衣角就去追知念,就这么你追我赶的,总算到达了药铺。
   
    知念拉着山田就进去,有冈忙跟随,“哎呀知念和山田来了快坐快做”,一位身着袍子的男子,挺着大肚子,挥着扇子迎接到,知念笑着拉着山田,有冈一脸懵,不知道自己到底怎样才好,只好挑着担准备一起去,结果一个魁梧的大叔挡到面前,提起扁担和有冈就往后院走。

   来到后院,满目的红色,一朵朵红如血般的彼岸花,池塘里边的水也艳得鲜红,再细看水里一条黑色的鲤鱼摆着尾巴,口一张一合着,水面浮起一块肉,鲤鱼小口小口的吮吸着食物,这实在有些瘆人的地方,有冈刚准备转身走,发现不知身后何时多了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女,脸上还扣着一面狐妖的面具,这把有冈吓得直接坐到地上,“不要压到花了,这是山田哥哥好不容易种的”少女揭下面具,一张干净的脸配上精致的五官,好一个美人胚子,有冈不由得感叹到,“哥哥,你把药材放在后面仓库吧,打理好后来前厅,山田哥哥和知念哥哥要你过去。”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有冈挑着担子,看着这片红,实在有点惊悚,便从走廊穿了过去。看到一扇大门,破旧不堪,门上红漆都快掉光了,把手也歪了,有冈轻轻推开门,辛好里面还蛮1整洁,脱卸下药担子,把两筐药材放里边大箱子边上,打量着这巨大的箱子,箱子花纹也是彼岸花,还有一条条鲤鱼,更重要的是锁是打开的。
    有冈强烈的好奇心迫使他去看一眼,拉起沉重的箱盖,里面只放了一副卷轴,摊开在有阳光的窗户下面,画面中只有两个男子,一位是山田,可是另一位竟然是自己,月牙形的耳坠更明确这就是自己,“你最终还是看到了,我该拿你怎么办”有冈吓着连忙回头,正瞧知念就这么挺直的站在门口,瞳孔鲜红,手里提着一把匕首,逆光下有冈根本看不清知念的表情,但他很清楚必须要逃,现在知念很危险。

    光扯着自己身着平民标志的褐色衣服,一脸忧怨的打量四周的小商铺,今天因为是赶集时间,导致人还蛮多的,于是只得顺着人潮挤来挤去,薮呢,继续黑衣在躲在黑暗中观察周边是否有异样,不时还跃上了屋顶,就这样薮总算有些收获。拉着准备买包子的光藏进暗黑处,小声说“看来石块那血确实是有冈的,你鼻子不错啊这么久还闻得出来,他刚刚进了一家药铺我们待会潜进去!怎么样?”光点点头,拿着钱袋就往药铺走。
  
     跟小二打了招呼,光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着茶,眼睛在房梁上瞟来瞟去,心跳却不断加快,薮没事吧!另一边薮已经成功潜入后院,满目的红真刺眼,看着池中的鱼小口吃着肉,薮仔细查看池底一条断臂躺在水底,这是人肉,一阵反胃感袭来,薮立马别过头不敢看,心理暗暗祈祷不要是有冈的就好,顺着走廊房梁往后爬,一扇红色的旧门出现在视野里,瞧得,一位身材消瘦身着白衣得少年推开半掩的门,紧接着红光一闪,少年手里多了一把匕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看少年就这样走了进去掩上了门,薮突然感觉有点心慌,连忙跳下去冲到门前一把打开大门,有冈手紧握着刀柄,刀刃上的血一滴滴的滑落在地,白衣少年躺在血污之中,鲜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来的薮,死了?

ps,只是文文文,跟他们真人性格啥的并不完全符合,不要喷了,最后前方高能,虐了开虐了(第二章就是我那圭人下乡记的话当封面的那个)表打我我真爱

评论(1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