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栗子

山田凉介 世终 华晨宇 爱娜娜

夜月彼岸花

第三章
    床帘垂落在地上,烛火隐隐约约的透露床上两人交()chan的身影,不时发出低沉的娇()chuan()声,慧抚摸着身()下累的喘着粗气的侍shi()男,慧脸上布满细细的汗珠,使得碎发紧紧粘着脸颊,低头tian()舐身xia人儿锁骨处,手滑落至早已膨大的欲望,还想要更多更多,明明只是一张娃娃脸,又傻的要命,却不知为何自己偏偏喜欢的是他。听着身()xia人儿的闷()哼声,却依旧难以满足自己的欲()望,慧离开了侍()nan,冷冷的盯着他许久,这张也是娃娃脸,但眼睛没他那么长,鼻子也没那么挺,看来这个不行啊!侍()nan见慧停止了动作,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的主子,生怕自己跟昨天那人一样砍了头去,慧不赖烦地摆了摆手识意他出去,侍()nan披起外衣就落荒而逃。
    
   夜已深月亮被厚重的云层层层盖住,一丝光也未有透出,慧披着衣服走下榻,坐在桌边,点起桌上的蜡烛,拿起茶壶,翻起三个茶杯,倒了三杯水,还未放下茶壶,两道黑影瞬间就落在对面的位置上。慧唇角微弯带着些许期待询问到“有冈下落有了嘛?”对面两人沉默不语,使得空气瞬间凝固,慧端起其中一杯茶,还未端送至嘴边,茶杯就被重重的摔落在地,粉碎,慧几乎红着眼吼着“一个人给你们一个月也没找到,我养你们干嘛,玩山游水?”黑衣人大气也不敢出死死低着头,慧起身盯着快淹没于昏暗灯光下两个人,俯下身在其耳边轻言细语道“说,薮你们还要多久?”其缓缓抬起头正对上慧慧眼睛,用着几乎颤抖不堪的声音回答道“七日,我们定能完成,不然任由您处置。”慧直起身抬了抬头算是恩准了,接着拿起桌上的小刀递给薮“把刚刚那个人杀了,滚吧”拂袖离开了房间,两人起身朝着慧离开的方向,鞠了个躬,再一次隐于黑暗中。

      翌日,清晨山田挽着发丝,坐在庭院外的矮凳上,放下长发,细细的用梳子理着,接着拿起剪刀毫不留情的剪下,再仔细用剪子来修剪一番,山田拿起镜子满意打量着新发型,摸着镜子里那张脸,嘛,又回到了自己曾经的模样,起身拿起镜子和梳子便进了屋,放下至柜子里,又出去拿起门边的扫帚。

    “山田你剪头发了!”有冈兴奋的放下手里的篮子,冲到山田面前,手摸着柔软却还有些刺手的头发,连忙拉着山田把他拖到矮凳前,把他摁在凳子上一边喊知念去拿剪刀,用手抓着山田头发连说“太差劲了剪的”接过知念递来的剪刀梳子,小心的修理着,生怕没打理好。山田呆呆坐到椅子上,不知为何心跳的好快,浑身热乎乎的,山田抚摸着双腿,盯着晴朗无云的天空,看样子今日阳光很足,我穿的有点多啊!一旁知念手足无措得山田,不知为什么有点难受,便转身进了厨房。

    两人再次来到那片熟悉的竹林,“光,你没事要歇息嘛?”被叫光的男子蹲着溪边,没搭理他只是俯下身闻了闻,便在石块上撒上一层白白的粉末,粉末瞬间被染的有点发红,光着急的喊着在竹林查看情况的薮,薮连忙跑过来,风吹起了两人长长的发丝,竹子摇摇晃晃枝叶互相敲打沙沙声音响彻整个山林。
   
     一大清早,有冈就被两人拉去一同去送药,挑着两框装的满满的药材,看着前面两手空空的二位,第一次涌出想把他们好好教训一顿的心里。集市上聚集许多买卖的人,知念兴奋的乱穿,甚至直接拿起铺上的冰糖葫芦就走,山田连忙一边塞给老爷爷一些铜板,一边道着歉,之后拉着有冈的衣角就去追知念,就这么你追我赶的,总算到达了药铺。
   
    知念拉着山田就进去,有冈忙跟随,“哎呀知念和山田来了快坐快做”,一位身着袍子的男子,挺着大肚子,挥着扇子迎接到,知念笑着拉着山田,有冈一脸懵,不知道自己到底怎样才好,只好挑着担准备一起去,结果一个魁梧的大叔挡到面前,提起扁担和有冈就往后院走。

   来到后院,满目的红色,一朵朵红如血般的彼岸花,池塘里边的水也艳得鲜红,再细看水里一条黑色的鲤鱼摆着尾巴,口一张一合着,水面浮起一块肉,鲤鱼小口小口的吮吸着食物,这实在有些瘆人的地方,有冈刚准备转身走,发现不知身后何时多了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女,脸上还扣着一面狐妖的面具,这把有冈吓得直接坐到地上,“不要压到花了,这是山田哥哥好不容易种的”少女揭下面具,一张干净的脸配上精致的五官,好一个美人胚子,有冈不由得感叹到,“哥哥,你把药材放在后面仓库吧,打理好后来前厅,山田哥哥和知念哥哥要你过去。”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有冈挑着担子,看着这片红,实在有点惊悚,便从走廊穿了过去。看到一扇大门,破旧不堪,门上红漆都快掉光了,把手也歪了,有冈轻轻推开门,辛好里面还蛮1整洁,脱卸下药担子,把两筐药材放里边大箱子边上,打量着这巨大的箱子,箱子花纹也是彼岸花,还有一条条鲤鱼,更重要的是锁是打开的。
    有冈强烈的好奇心迫使他去看一眼,拉起沉重的箱盖,里面只放了一副卷轴,摊开在有阳光的窗户下面,画面中只有两个男子,一位是山田,可是另一位竟然是自己,月牙形的耳坠更明确这就是自己,“你最终还是看到了,我该拿你怎么办”有冈吓着连忙回头,正瞧知念就这么挺直的站在门口,瞳孔鲜红,手里提着一把匕首,逆光下有冈根本看不清知念的表情,但他很清楚必须要逃,现在知念很危险。

    光扯着自己身着平民标志的褐色衣服,一脸忧怨的打量四周的小商铺,今天因为是赶集时间,导致人还蛮多的,于是只得顺着人潮挤来挤去,薮呢,继续黑衣在躲在黑暗中观察周边是否有异样,不时还跃上了屋顶,就这样薮总算有些收获。拉着准备买包子的光藏进暗黑处,小声说“看来石块那血确实是有冈的,你鼻子不错啊这么久还闻得出来,他刚刚进了一家药铺我们待会潜进去!怎么样?”光点点头,拿着钱袋就往药铺走。
  
     跟小二打了招呼,光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着茶,眼睛在房梁上瞟来瞟去,心跳却不断加快,薮没事吧!另一边薮已经成功潜入后院,满目的红真刺眼,看着池中的鱼小口吃着肉,薮仔细查看池底一条断臂躺在水底,这是人肉,一阵反胃感袭来,薮立马别过头不敢看,心理暗暗祈祷不要是有冈的就好,顺着走廊房梁往后爬,一扇红色的旧门出现在视野里,瞧得,一位身材消瘦身着白衣得少年推开半掩的门,紧接着红光一闪,少年手里多了一把匕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看少年就这样走了进去掩上了门,薮突然感觉有点心慌,连忙跳下去冲到门前一把打开大门,有冈手紧握着刀柄,刀刃上的血一滴滴的滑落在地,白衣少年躺在血污之中,鲜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来的薮,死了?

ps,只是文文文,跟他们真人性格啥的并不完全符合,不要喷了,最后前方高能,虐了开虐了(第二章就是我那圭人下乡记的话当封面的那个)表打我我真爱

夜月彼岸花
第二章   
    山田缓缓睁开眼睛,外面清楚传来两人轻松愉快的交谈,充满孩子气的声音是知念,还有一个很是陌生,是谁?披上床头的外褂,拖着脚下的鞋子,发丝长长垂到了地上,踱步到门口,耀眼的光照着眼睛都睁不开。门外,知念正抬手晾着衣服,一旁一位少年砍着木材,瘦弱的手臂却毫不含糊,耳朵的月牙耳坠提示了山田,这就是那个救回来的少年。
   
    “山田,你醒了?”稚嫩的声音配这一张童颜,不难有些好奇他的年纪,山田点点,知念笑着放下手里的衣服,朝有冈招招手,有冈便放下手里的木材,拿起水桶的清水冲干净了手,接起了晒衣服的活。

     知念拉扶着山田进了屋内,关上了房门,与山田一同坐下,拿起茶壶为其倒了杯茶“我今早才沏的茶,你最喜欢的茶。”看着山田小口小口品着,知念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山田放下了杯子看着消瘦了不少的知念惭愧道“我这次又昏过去了,我没有干什么吧?”双手抱着头,奈何却怎么也无法想起,哪怕一丝一毫都没法想起来。知念抬起头,又提山田倒了杯茶说道“你这次很长,整整一个月,就这么一直沉睡,没闹什么事,就是太久了我跟有冈都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山田抬起头盯着知念许久,半信半疑道“真的?”知念点点头,山田拢了拢即将滑下的衣服,慢慢绽开笑脸“辛好这次没有伤害到别人!只是睡过去了。”伸手想拍拍知念的肩膀,知念却紧张的往后缩,立马又笑着说“茶凉了我去重新沏一壶,随便给你弄点吃的。”端起茶壶冲忙的得逃开了,山田望着空荡荡的手,我还是伤害了他嘛?捂着脸无力的滑落摊坐在地上,把头深深埋进手腕里,蜷缩一团。

    有冈一进屋内 ,就看到圈坐在地的山田,红色外褂揉的不成样子,头发散落一地,就这么靠着矮凳子,像个毫无生机的娃娃,恍如之前见到的知念,也是坐在庭院,空洞洞的毫无生机只是个会动的会说话的娃娃。有冈小心的走了过去,手还没伸过去,就听到山田低沉的声音“不要碰我”,有冈愕然,怎也没想到他居然察觉了。

   山田并未搭理其,扶着桌沿慢慢站起, 伸出手拢起后面的发丝,走到窗边拿起木盒里的红绸缎,随意在发尾打了个结,转过身看着有冈,逆光下山田美的不像话未加任何装饰,红唇红衣近乎白的透明的肤色,快融入阳光中消失不见的人儿,看的有冈尽然就这么愣住了,良久有冈才啃啃巴巴的说,自己名叫有冈大贵,前些时某些原因被人追杀一不留神滚下山,伤的有点重就昏迷不醒,谢谢你们救我,说着还鞠了个深躬,山田点点头,带着有些嘶哑的声音道“帮我去看看知念他的样子我很担心,应该是在厨房拜托了,嗯…有冈!”有冈看着山田漆黑的眸子连说好转身就往厨房跑。

   山田打开身旁的屉子,拿出一个红口袋,里面有一只短小的笛子,走到门,把短笛放在口边,悠扬的笛声唤来了一条碧绿色的蛇,从地上游来,山田蹲了下来,用手接住前来的小蛇,蛇滑到了他的手掌,蛇尾缠住了手腕,亮出尖尖的牙齿一口咬住食指,两点暗黑色的血冒出,这是条毒蛇,但令人诡异的是,紧接着伤口处冒出来许些想鲜红的血液,把那股暗色的血液完全清出伤口,山田扶摸着蛇身,低声的吩咐道“小青,告诉他我要见他。”蛇摆动着身体,用头蹭了蹭山田的手腕,山田笑着蹲下摸着蛇头“走吧待会见”看着蛇消失在草丛里,才回屋。
  
   远远就前来的冈本就看到被竹林环绕的亭子下,依然身着红衣的山田,,饶有兴趣的打趣道这位小姐在这深山穿的如此妖艳不怕被某个公子强拐走吗?山田抬起头,邪魅的一笑,手里银光一闪,一把小刀就向冈本飞来,冈本连忙挥手,宽大的衣袖挡去了小刀,刀锋插入竹子,竹子口处一圈淡淡的黑色蔓延开来,山田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看着冈本“你要试试强拐吗?”冈本这会挺直脖子,连忙进了亭子,坐在山田一侧,一脸心痛的狗腿样“你就这么对待拼了老命赶来的我,这刀有毒,我挂了你不得哭死?”山田漫不经心的挑起在桌子上盘成一团的小青,放在手里把玩,冈本这算是无话可说,一脸沮丧道“”好吧!把手给我我跟你把把脉?”

    山田放下手里的小青,挽起宽大的袖子,冈本细细探着脉象,未几,眉头渐渐紧锁,打量着山田苍白无血色得脸,消瘦的脸颊,真不知道宽大衣服下的人儿又瘦了多少,山田看着冈本一脸严肃,心里也大概了解到情况不好,冈本看着凉介的直言“情况不好,你还是随我回去吧,一个妖就不要妄想在人间生活,这次又昏迷了一个月,你这是拿命在耗!”山田摇着头缩回了自己的手,咬着下唇,理了理衣袖伸出手“不了把这次的药给我,知念还在家等我。”
   
   冈本真生气了拉气起山田的手就打算强行带走,却被山田重重甩开,气急的冈本头一次吼山田“那个人你就这么喜欢,喜欢的可以丢弃自己的一切,你的家,你的亲人,甚至你的命,你知不知道你是个妖,一旦被发现会死的!这一次也昏迷怎么久,你还想这样熬着吗?”山田低着头依旧伸出手一言不发,冈本真没办法了,他知道山田撅起来谁也没办法,只得生气的把药甩在桌上转身就出了亭子,一回头看着独自在亭中的山田,低着头单薄的身体穿的这么薄就出来,真是不懂事,一阵心疼,毕竟是自己从小到大的竹马,只得投降,轻声道:“还是可以回去看看,大家很想你,你父亲也只是说的气话!母亲身体也在慢慢调养不担心。注意照护自己!”山田抬起头,惊喜的看着冈本,眼角湿湿的带着重重鼻音朝冈本鞠了一躬道了声,谢谢!冈本笑着挥了挥手消失在竹林中,山田拿起桌上的药,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对着冈本离开的地方说了句对不起。
  
     “终于回来啦,山田快吃吃知念下的面!”山田刚进屋就看到,有冈就拿着碗大呼小叫的,山田看着埋头吃面的知念,坐到其旁边对着面碗也学着有冈大声说道我会好好吃的,便冲着有冈眨眼睛,有冈忙迎合到好好吃哦,知念抬起头看着狼吞虎咽得两人,再也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夕阳西下,天幕被染的鲜红,竹林蒙上一片血红的幕布,“找到有冈了吗?”身着黑衣的男人坐在溪边,另一位黑衣男摇摇头,“看样子今天有一无所获”“明天去那个镇里看看”“好!”

ps,山田对知念做了啥应该会写篇番外!圭人出来了好激动,最近沉迷圭人,😍下乡爱豆好可爱好喜欢,表示all涼已经跑偏双球了,怎么破!

夜月时彼岸花

第一章

有冈最后还是坚持不住了,撇开后面追赶来的队伍,喘着粗气,紧紧贴着树干滑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抬起头望着天,星星散开四处亮着光芒,有冈闭着眼嗅着青草的清香,不自觉伸出手妄想着触碰着耀眼的星,但终究是妄想,腹部清楚传来的痛感催促自己必须离开了,扶着树干连忙爬起,就往隐蔽的山林小道前行,腹部因剧烈的攀爬血流不止,血浸湿这衣服紧贴着伤口处,拉扯到伤口,直疼着有冈咬牙切齿,终于一个踉跄,还是坚持不住,带着最后一丝清醒,滚下了山坡……

清晨,溪水拐角处,身着胭脂红的佳人盘坐在岸边,青丝飘飘长至腰间,却并未扎起,就这么顺着溪流随意飘散在水面上,一双纤纤玉手打理着,红色的外挂就这么摊开在大大小小的石块上,不经意敞开的领口露出雪白的肌肤,好一个美人戏水!见者怜惜。
“小凉小凉,你快跟我来,我在溪头看到一人躺着,你快来瞧瞧?”背着竹篓身着青衣的知念,惊慌失措地跑来,篓子里拾起的草药散落一地,山田挽起最后一缕发丝,卷起宽大的衣袖,拉着惊魂未定的知念就往溪头赶。

看似柔弱的两人,但踏至丛林每一处却都未曾留下脚印,可见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到达溪头,炽热的阳光照的人眼都睁不开,有冈躺在溪水边,伤口的刺疼不自觉的使其发出低沉的呻吟,山田连忙拢了过去,看着有冈苍白的脸,探了探鼻息,附身抱起浑身滚烫的有冈就往住处赶去,知念只得连忙一路小跑的尾随。

山腰一处小而隐蔽的小屋正是他们的居所,抱着有冈进了里屋,山田把其轻轻放置在榻上,褪去其湿漉漉的衣裳,小心揭开被血染红的衣料,接过知念洗净的热毛巾,擦拭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看着背上的伤痕,既有新伤也有遗留下的旧伤疤,山田很是一紧张,血在盆中化开来,并吩咐知念把水换了,拿起刚脱下的衣服,血水染开在衣布上,看样子是要不得了,摸着衣料手感粗糙,山田细细打量着床上紧闭双眼的人儿,右耳垂下来的耳坠,上好的白玉干净无一丝瑕疵,这人身份不简单,眯着眼交代前来旳知念,边自顾自的走向厨房。

山田拿起今日刚摘的草药篓,里面残留不多的草药,拾起几株凑近鼻子闻,摇了摇头,转身又打开抽屉,拿了几味其他的药草,几番鼓捣,磨碎后放入备好的药罐,小心翼翼地扇燃着火,眼看火着药罐散发热气,这才直起腰。山田扶着墙拿出放在柜子药瓶,抽开嗅着瓶里浓郁的药香,欣喜的出了厨房往里屋走去。
知念正擦拭着有冈不停冒出的细小汗珠,一脸焦急望着门口,眼着山田进来,激动的招着手,山田点点头示意知念别停下,摸着有冈额头,山田皱了皱眉头,掀开被子,袒露在外的身体,伤口血止住了,不愧是知念,拿起药瓶慢慢把药洒在伤口处,拇指轻轻的涂抹后,拿起纱布盖在伤口上,扶起昏睡的有冈替他进行掉最后的包扎,盖上被子,便拿着瓶子去厨房,继续煎药,蹲坐在地上,看着厨房梁上的篮子,失了神,随着药香逐渐侵蚀了鼻腔,直到知念急急忙忙的冲进来熄了药罐的火苗,山田这才反应过来药煎好了,这才手忙脚乱的添起药。知念背起篓子一本正经道“山田,别因为我找了一帅哥就啥都忘了,还愣着干嘛,我去采药了!”便出了门,山田低着头若有所思的端着碗进了里屋。

这可难住了山田,热气腾腾的药都要凉了,却怎么也喂不进去,有冈死死的闭住嘴汤药从嘴角流出,湿了刚换的白衣,没法子发烧受伤这不喝药怎行。盯着有冈毫无血色的嘴唇,山田咬着牙,端起半凉的药就喝,蹲在床嘴对嘴的灌药,用舌头撬开紧闭的牙,汤药顺着流进口里,舌尖不时碰触到有冈的舌头,山田被激的耳朵通红,但一想起老师曾说医德就是救人一命,不弃不离。只得硬着头皮一口一口的灌。
良药苦口利于病,虽说是自己熬得药,但这苦味也实着让山田吃足来苦头,抓起梨子洗净,就开始吃,甜汁水分足的梨子大大掩盖了苦味,望着床上皱着眉头的有冈,山田不由得暗暗偷笑,辛灾乐货的笑出了声,透过窗的光把这张如孩童般笑容的脸,映衬的闪闪发亮,在门口知念望着这张笑脸,沉迷却又透着淡淡的伤,今昔非比从前,他与山田怎也无法回往从前…… 炊烟袅袅,红霞遮盖整片天,吆喝声起,家家户户摆满菜饭,迎归来的人。饭香溢满了屋子,知念抱着碗蹲在床边,对着桌上吃的正好的山田喃喃道“你说他怎么还没醒?”山田伸了个懒腰,盯着知念,张着嘴却发现出不了声,只是渐渐意思模糊,在就只听到碗落地,知念焦急的呼唤声,和自己不规律的急喘,又来了,感觉真不好受……


没错是新文,庆祝情人节和开学,我要开学了啊好气~表示补充下彼岸花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佛经》也就是说这篇有可能是短文,而且很可能是bad end,嘛~最后节日快乐(伪)

吉原的一篇小短文

涉及到肉文慎入,不喜者不要喷,凉念完结
上次没审核过只有来链接了

第一次写肉,多多指教,虚心接受建议

http://htmlify.wps.cn/doc/index.html?ts=1485492019903&ksyun=DmkinDNi%2Findex.htm

http://tieba.baidu.com/p/4957220287

(贴吧处)



第一次,努力提升文笔的夏栗,😀😀多包涵听说打不开,我再一次改了链接,不行再来